您现在的位置:巴中市教育科学研究所>> 资源中心>> 资源中心>>正文内容

博爱在心,骏花带露

南江博骏公学是博骏教育集团在革命老区---红色南江,投资新建的一所学校。新学校,新人,新事,让我对教育及人生有了新的感悟。

今秋,是南江博骏公学招生的第一季。刚开学那段时间,每当下课时,我班的小海总是怯怯地来到我身边,拉着我的手并轻轻地摇晃着说:“老师,你给他们说说嘛,我想和他们玩儿!”我知道,孩子们都特别不喜欢和小海玩,一是小海总是不按游戏规则玩,而且总是捣乱;二是他总是脏兮兮的,小脸上只看得见两颗黑豆似的小眼睛,小手黑乎乎的,衣服皱巴巴的,一个小男生,却穿着花花绿绿的小短裤;更可气的是,只要他看见别人的小玩具、小工具很可爱,他就想一直把玩,弄得小朋友们经常告状说小海“偷”了他们的东西。但我不能拒绝小海这个小小的请求,因为他是我的学生,他需要呵护和关爱。于是,我拉着他的小手,先帮他洗干净手脸,然后蹲下来伸出小指和他拉钩结誓:不再捣乱了,我就去给同学们说和你一起玩。他信誓旦旦,小眼睛闪着感激的光芒,黑黝黝的小脸上泛起了幸福的笑。牵着小海的小手走到了孩子们中间,告诉大家要带着小海玩。可过不了三分钟,就会有孩子告状来了,小海又打人了,亦或又捣乱了。我想:我不能老是批评小海,我也不能老是求着其他孩子和小海玩,我得找到原因。那几天我几乎成了小海的影子,拉着他的手进食堂,陪他吃饭,和他聊天。有一天小海突然说:“周老师,我能不能星期天也和你在一起啊?”我说:“行啊!可是你得告诉我为什么不想回家啊?”通过和小海聊天,和他的家长沟通,原来就是因为小海顽皮,在读学前班时把同学推倒了,使同学新换的牙齿碰掉了,嘴唇还留下了疤痕,赔偿了好几万。还有一次,居然把自己家的电三轮开跑了,虽然没闯祸,可把他爸妈吓得不轻。小海父母是开小餐馆的,哪里经得起小海如此折腾呢?所以家里人觉得小海就是个闯祸精,干脆送进博骏公学寄宿念书,大人好专心挣钱,对小海也颇有点眼不见心不烦的感觉。为了省钱交学费,父母把姐姐穿过的衣服拿给小海穿。我恍然大悟:他是个缺少关爱的孩子,他渴望被呵护,期盼被关爱,希望有朋友和他一起学习,一起玩耍。在班级共同体会议上,我把小海的情况介绍给了所有的老师,希望得到大家的共同关爱和呵护。在那个停电的傍晚,我们带着全班同学来到了绿茵茵的操场上,碰巧有一位小朋友那天过生日,我有意安排小海唱了一首生日歌送给那位同学。在玩丢手绢的游戏时,大家主动让小海先丢,他悄悄地丢在了我的身后,当我发现时,他已经拍着手笑着跑远了。在大家的欢呼声中,我追上了小海,他却缠着要我和他一起出节目,我们俩表演了《拍手歌》。看着小海自信满满的表演,孩子们真诚地喝彩,我分明看见小海的眼睛里闪着泪光……

“红烛的风采在于燃烧中兑现自己的价值,春蚕的意蕴在于羽化时超越重生的境界。”选择教育的我,愿做那根最长最壮、照得最亮的红烛,希望自己的教育生命得到重生,体现自己生命存在的意义。

记得那次外出学习归来,走进办公室刚落座,班上那个在第一单元测试中只考了6分、连自己名字都没写起的朔,几乎是冲进办公室,口中激动地吼着:“周老师回来了!周老师回来了……”我站起身迎上去,他双手紧紧地抱着我,小脸贴在我的身上,嘴里不停的重复着:“周老师回来了,周老师回来了!”更多的宝贝涌进了办公室,更多双小手抱住了我,更多张诚挚的小脸、稚嫩的声音表达着对我的思念。要知道,我才走了两天啊!那一刻,泪水湿润了我的双眼……记得刚开学的第二天,就是这个留着茶壶盖头型、眼睛大得瘆人,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的六岁小男孩,在我们见面的那一刹那,我就在心里打了退堂鼓。后来在和的父母的交流中得知,朔有严重的记忆障碍,他们就是奔着我而转入我班的,我瞬间怀疑自己单薄的肩膀能负得起这个重担吗?但我没有犹豫,朔是我的学生了,就注定了我和朔的缘分,我拉起他瘦小冰凉的手……下晚自习后,我不是把着朔的小手教他写名字,就是抱着他读拼音,每当我送他回宿舍时,他总是泪光闪闪,依依不舍。这次单元测试后,当他看见自己考了48分时,他的小脸漾起了笑容。我当着全班的面表扬道:“朔真能干,自己的名字全写对了,考试取得了那么大的进步,真棒!”教室里掌声雷动,朔的笑脸上泪光闪闪……

是的,每个孩子都是一粒种子,我愿用生命做阳光,给予他们温暖;愿化着雨露给予他们滋润;愿化着土壤,让他们生机勃勃。我坚信:我的一生,可以用血写,也可以用泪写,但绝不会用水写;生命,如果有了爱,有了正义,有了职责,有了奉献,就像花朵一样,永远灿烂芬芳。

 

     南江博骏公学  周蜀燕
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
   
中文域名:巴中市教育科学研究所.公益